青岛侨网

欢迎来到青岛侨网!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侨界风采   >   青岛市侨界精英

创造小提琴的神话---吕思清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7-03-27

     吕思清,著名旅美小提琴家,第一位获得国际小提琴艺术最高奖--意大利帕格尼尼小提琴大赛金奖的东方人。这位被国际权威音乐杂志《The  Strad》誉为"难得一见的天才"的杰出中国小提琴家,目前是拿索斯远东录音公司旗下的专属签约演奏家,其美妙绝伦、激动人心的琴声遍布美国纽约林肯艺术中心,洛杉矶好来坞碗型剧场,瑞士日内瓦维多利亚音乐厅,北京人民大会堂,台北国家音乐厅,香港大会堂以及加拿大、法国、意大利、德国、芬兰、巴西、韩国、泰国等全世界近30个国家,所到之处都受到热烈欢迎和如潮的好评:"吕思清将是一人家喻户晓的名字"--比嘉辛(帕格尼尼大赛评判)。       吕思清曾为中国,香港,台湾的录音公司及飞利浦唱片公司录制过多套个人专辑及小提琴教材。他录制的四版"梁祝"小提琴协奏曲更是好评如潮,发行量数以万计,并被喻为当今最佳版本。他的专辑"梦幻曲--吕思清浪漫小提琴曲集"97年在香港发行后,即被台湾"音乐时代","中国时报"评为每月最佳激光唱片,音响论坛97年最佳100张唱片。吕思清曾被全球20多个国家的100多家媒体采访访和报道过,他的演出经常在中央电视台,香港无限电视台,美国《纽约时报》音乐台,德国电台等国内外超过20多个电视台,电台中播出。    

艺术人生

     吕思清四岁随父亲及叔叔学习小提琴,八岁被中央音乐学院附小破格录取,师从王振山,成为这所著名学府有史以来最为年轻的学生,被誉为"乐坛神童",11岁被世界著名小提琴家耶胡迪·梅纽因选到英国他创办的天才音乐学校学习,14岁继续在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学习,19岁赴纽约示丽亚音乐学院深造,师从世界著名小提琴教育家德罗希·迪蕾女士及姜康先生。  

     吕思清那时是个靠奖学金读书的学生,生活并不富裕,他在美国并不清楚住宅情况,太太羊羊提议把家安在市郊的一个山丘连绵的叫做水边城的小镇,主要考虑到吕思清需要安静。如今他们购买了大于过去成倍的房屋,但地点仍然还在那里。这两个人除了互相爱惜,共同热爱那些音符和琴弦,还对这个小城镇有了很深的感情。

婚恋

    羊羊是江西人,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喜好民歌、通俗歌曲。在国内的一次演出中,羊羊认识了吕思清。后来,羊羊被派到美国工作,他们开始了恋爱。恋爱中的羊羊难舍吕思清,留在了美国,一晃就是7年。

     1998年5月26日,这两个远离家乡亲人的年轻人,在纽约市政厅悄然结婚。婚后,羊羊自动放弃了原来歌唱家的梦想,做了全职太太。因为吕思清要不停地演出,一年365天都雕刻着等待与重逢。在长达7年的等待中,羊羊自学了绘画;在等待中,家慢慢成了联络吕思清演出事务的中心,羊羊成了不拿工资的“经纪”。重逢驱逐了眼泪,重逢给了少小离家的吕思清无限的温暖。他那双无限宝贵的手被太太倍加呵护,所有家务都不用他伸手。在家里,羊羊是吕思清练琴的忠实观众和指导老师。在外人看来,他们手拉手像两个大孩子般去海边游玩,去跳蚤市场淘眼力淘艺术。  

    吕思清的世界里,有两大至爱,一是妻子羊羊,二是小提琴。

毕其心血为小提琴 

    从4岁被父亲引领上音乐之路,音乐早已成为吕思清的另一种存在,而小提琴责无旁贷地担任起他与世界与他人沟通的最佳桥梁和首席代言人。

     当年与吕思清转赴美国学习的有很多人,但是迫于生存的压力他们早已纷纷转了行当,“是生存还是艺术?”许多人没能绕过这个哈姆雷特式的问答。于是,中国留美学生的音乐之路上便只剩下这把琴和这个吕思清。

   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吕思清都携着他的琴匣做环球演出吕思清选择了用小提琴与世界各地的人们沟通和交流,他让中国的《梁祝》世界化,让世界的《四季》在他的琴上流淌出非同凡响的色彩。是孤旅,但旅程的那头却牵盼着各种肤色的眼神;是热烈,所有的起点却都是再次一个人上路。一年中,他有差不多一半时间都奉献给了交通业和大大小小的舞台。

醉人音乐—梁祝

    吕思清加入“马可勃罗”(MARCO  POLO)旗下,最新制作了一辑中国小提琴名曲集,包括热门作品“梁山伯与祝英台”小提琴协奏曲另加六首小品。吕思清的技艺又向前迈进了一步,在此之前他已先后三次录这首举世知名的中国“第一”协奏曲,这是他第四次录“梁祝”。

     思清回忆说:“第一次拿起“梁祝”的谱子是十年前的事,那时我刚刚获得帕格尼尼首奖,同时还在中央音乐学院附中上学,十年后,这已经是我第四次的录音版本了。而我在中国及国际的音乐会上亦演奏过近百次这著名的小提琴协奏曲。”对于一首演奏过百次的作品,一定有过人的心得,深入的了解,这乐曲才不会生厌,思清说道:从技术上来说,“梁祝”的技巧看似平凡,但实际上非常困难,首先是音准,柔美的旋律线条容不得一丝偏差,屈就五声音阶的写法及和弦指法非常别扭,再加上仿人声唱腔的滑音,仿筝的琶音等,高超的技术是拉好“梁祝”的首要条件,当然五声音阶的练习是必不可少的。”

     “乐队部份困难也是很大,作品本身比较单薄,稍有失衡就会破坏乐曲的唯美,所以独奏与指挥最大限度的沟通及指挥对中式乐句的掌握力是至关重要。至于此曲的音乐表现,思清再作进一步分析,认为表现女性的柔情并非这协奏曲的全部,若过份侧重这方面整体演出就流于轻音乐化。

     思清经过十年的生活体验,在重新演绎这作品时“绝不采取中庸之道,把大悲大喜推到极点。在速度上、力度上,段落的处理上我都加强了对比,以增强其歌颂忠贞爱情,控诉封建残暴的戏剧性矛盾冲突,使我的演奏能达到深情处细腻、委婉;激愤处坚决、有力,我更于抗婚投坟的快板处加快了演奏速度,让音乐的高潮更具壮烈感。”这次他以交响音诗化的手法来处理“梁祝”的确能令人耳界一新,比传统的演绎手法更能引起激情。